热搜: 青春 学霸 爱情 时光

登录

用户名:


密码:

记住我

快速登录

第三十四章:劫后、余生

作者:黎书发布时间:2019-08-28 20:00 1996字

“玦儿~~玦儿~~”

温柔的呼唤令她的意识更加清醒了些,缓了会艰难的睁开眼睛,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精美的银丝蒲纹缀玉罗帐,空气中弥漫着龙涎香的味道,被褥间也散发着一股高贵清雅的气息,她第一反应就是唤了声父皇。

见她醒过来,慕容宸眼中充满难以抑制的欣喜,本想一把将她拉到怀里紧紧抱着不撒手,却又发现她全身是伤就连动也不能动。

“玦儿,你终于醒了,若是再这样睡下去让我如何是好?”他温柔的谴责却满是宠溺与爱惜。

灵玦目光转向他,停留了半天却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谁,不过他的样貌倒是生的好看,一袭贵气的蟒纹袍子将他高贵威严的气质衬托的恰到好处。只是这从古至今能穿蟒纹的不是皇子就是亲王,她这是在什么地方?

见她呆呆的盯着自己没有一点反应,慕容垂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,吻了吻额头道:“都是我的错,玦儿不要再做傻事了好不好?”

她想说话,可干涸的嗓却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,见状慕容宸立刻命人端来热水,亲自喂她喝了下去。

看着眼前陌生男人的一系列动作,她一点也不反感,同时有些喜欢,印象中还未哪个男人这样温柔的对她说话,这么细心的照顾她,就连父皇也不曾有过。

喝完水她下意识的唤道:“父皇~~”

“玦儿,我不是父皇,我是宸啊~~”慕容宸话音刚落便自己愣住,眼前玦儿如此反应莫不是失忆了吧?

“父皇~~”灵玦再次呼唤,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只是所有的话到了嘴边都成了父皇。

就在这是一位风度翩翩,手持折扇的男子走进来,他一身宝蓝色的绸缎衫子十分的低调奢华,举手投足也尽是闲致高雅之气,一双修长的桃花眼令人印象深刻,似笑非笑的的模样令人着迷。

这位宝蓝色衣衫的男子名唤宫冥,是慕容宸的生死好友,医术天下第一,却也是一位厉害的绝色。换句话说,慕容宸的夺嫡之路,他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看见他,慕容宸连忙道:“快看看玦儿她怎么样了。”

宫冥皮笑肉不笑的打量着床上不能动弹的灵玦,目光一如高傲的天神打量低贱的蝼蚁,最后他将目光落在灵玦的脸上凝视了好一会。“宸,这就是你费尽心机请来我的原因?”

“没错,玦儿伤的很重,还请你为她医治。”

宫冥漫不经心道:“救她十分容易,只不过我要带她回去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换句话说,我医治好她,然后她就是我的人。”

“冥,你这是在和我抢女人?”

“非也,我这是再帮你扫除夺嫡之路上的障碍。”

“够了!既然你不想救那我便不勉强你,来人!送客!”慕容宸怒道,不想他的好兄弟居然要抢他的女人,简直荒谬!

不过宫冥也不恼,一双桃花眼总是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,只见他朝着灵玦笑了笑,转身决绝的离开了房间。

慕容宸想留却又罗不开面子,只能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倒是床上躺着的灵玦脑子里一团迷雾,她根本不认识眼前的两个男人,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。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她发现自己的武功还在,稍稍运气伤口处便被一股暖流笼罩着,这极大的减轻了痛苦。

记得有一次她从山上摔下,山下全都是锋利的石头,她的心脏差点被刺穿,浑身缠着白布在床上躺了三个月,最终师父连一个伤疤都没让她留下。如今的伤虽然重了些,但相较于那次还是小巫见大巫,所以她完全有能力自愈。

慕容宸紧紧的握着她的手,眼中满是心疼与愧疚,殊不知这些天他没睡过一个好觉,一有时间就亲自守在床前。

那晚,他眼睁睁看着灵玦跳下悬崖,便像发了疯一样命人搜寻,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最后他在一处溪流浅滩发现了满身伤痕的灵玦,并将她带回了自己的府邸。

经过这件事,他发现自己是爱灵玦的,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医治好她,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,以后再也不做那些伤害她的事。

发现眼前这个男人满眼柔情,用近乎肉麻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,灵玦觉得十分不自在,下意识的想要翻身却痛到五官扭曲。

慕容宸连忙扶住她的肩,柔声叮嘱道:“不可以乱动,会扯到伤口。”

“这是什么地方?你是谁?”

面对她的问题,他耐心的回答道:“这是宸王府,我是五皇子慕容宸。”他已极快的速度接受了她失忆的事实,并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,若不失忆他怕玦儿不会原谅之前发生的事。

“宸王?可北辰什么时候有一位宸王了?”她努力回想上山之前的事,却怎么也没想起北辰还有这么一位宸王。

“傻瓜,这里是东霓。”

“可我不应该是在北辰吗?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?”她一激动再次牵扯到伤口,痛的倒吸凉气。

慕容宸大手扣住她的肩,再次叮嘱道:“不可以动,不然伤口会裂开。”说着掀开她胸前的衣衫开始检查伤口。

见他要掀自己的衣服,灵玦下意识道:“不要碰我!”

见她如此反感抵触,慕容宸眼中闪过一丝难堪,看着她纯净如水的眼睛,他在心中苦笑:玦儿,你可知道我们之间有多么的亲密,可你现在却抵触我的触碰。

“好,你不要动,我不碰你就是了。”他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
听他承诺,灵玦才稍稍放松,说道:“你且出去,我不喜欢房间里有陌生人,我并不认识你。”

“好,我且出去,不过玦儿我们并非陌生人。”

“可我并不认识你,也不知什么宸王府,也从未来过东霓,你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?”

  • 举报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