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: 青春 学霸 爱情 时光

登录

用户名:


密码:

记住我

快速登录

第六章 家人纷争终翻脸

作者:僵尸嬷嬷发布时间:2016-03-01 20:00 3083字

云言想到自己刚被驳回重做的两项工作,同意的点点头,又和崔部长寒暄了两句,赶紧回到办公室打开昨晚保存好的数据材料,把那些错误全部找出来,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做一份。

中午午饭时间,云言牢记昨天的教训,提前给浮德酒家订了一份餐,准时在12点送到了总裁办公室:“总裁,这是您的午饭。”

郑宜良“恩”了一声,这才从位置上站起,来到沙发前,打开饭盒之后,忍不住皱紧眉头:“谁让你点的西芹百合?”

云言没反应过来,西芹百合应该是郑宜良最喜欢的菜啊,为什么现在会这么问?云言踌躇的解释了一下:“我觉得西芹百合您应该喜欢......”

“你觉得!你觉得!”郑宜良看着面前无辜低着头的云言顿时火冒三丈,大声的训斥,“做助理首要的事情难道不是调查清楚老板的喜好吗?云助理,请问你昨天一天都只顾着顾影自怜,自怨自艾吗?”

云言被他训斥的无话可说,只能低着头不断的重复“对不起”。郑宜良震怒,继续大发雷霆:“只会重复对不起,对不起!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对不起可以解决的!”他用力将盒饭掀翻到地板上,菜汁溅到了云言洁白长裤的裤脚,郑宜良怒火冲天的说道:“把这里打扫干净,如果你还没有长进的话!云助理,我希望能够主动看到你的辞呈!”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的办公室。

云言沉默的拿着扫把收拾地板上的饭菜,郑宜良的斥责声似乎还回荡在办公室,她怎么也想不明白,西芹百合明明是郑宜良和她都非常喜欢的一道菜肴,为什么他现在会这么排斥?

“小言,你知道我为什么特别喜欢和你一起吃西芹百合吗?”郑宜良俊朗的脸上洋溢的阳光的笑容,熠熠闪亮的双眼满是繁星。

“为什么?”云言记得当初自己只顾着吃饭,敷衍着问道。

“因为我想和你百年好合啊。”郑宜良偷偷凑过来在耳旁说道,温热的气息还有缠绵的眼神令云言一辈子都不能忘。

因为她背叛了当初百年好合的誓言,所以郑宜良现在连带着连这道菜也额外排斥吗?云言苦笑着将打翻的饭菜倒入垃圾桶,郑宜良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她现在也不知道是否还要再另外点餐。

不知不觉,云言已经在万华集团工作了快有一个月了,由刚回国的秋末步入微凉的初冬。期间她逐渐领略到郑宜良火爆的脾气并不似他外表的冷峻,一旦工作当中出现失误,他立刻就大发雷霆,这点云言体验尤为深入。而且郑宜良的要求非常严苛,严苛到连一个标点都不允许出错,每次各部门前来汇报的工作的时候都战战兢兢宛若鹌鹑。

过于严厉的总裁并不是好的集团领导者,但郑宜良是特殊的,万华集团从来没有出现过怨声载道的情况,有表现突出者,郑宜良也会给予非常丰厚的奖赏,万华集团从上到下都非常崇拜和尊敬郑总,这应该也是郑宜良独特的人格魅力所在。

云言从一开始每天挨训三四次到现在郑宜良很难找到她出错的地方,这期间云言付出的努力是常人所不能想的。现在的郑宜良与当年和她恋爱的郑宜良大相径庭,云言再过了一个星期之后才逐渐认识到这一点,他冷漠毒舌,怒火中烧的时候宛如爆发的火山,令人退避三舍,极难伺候。云言努力把他当做一个陌生人,重新认识,重新了解,终于不仅在工作上取得郑宜良初步的认可,连照顾他的起居也很少再触犯他的禁忌。

云言在万华的工作逐渐上手之后,突然她再次接到了柳如是的电话:“妈。”

“言言,你上次说不是要到家里来吗?现在都过去一个月了,怎么还不回家?”柳如是在电话里焦急的问道。

云言察觉出不对劲,追问道:“妈你这么急着让我回去,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电话里柳如是结结巴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被云言逼问的急了,忍不住小声的啜泣道:“言言,你快点回来,你叔叔的公司出事了!”

云言被柳如是哭的是心慌意乱,赶紧安抚说道:“妈妈,你别着急,我明天就请假回去!”

“好!好!好!”柳如是破涕为笑,和云言再三确认之后,终于满足的挂断了电话。

翌日云言火急火燎的赶到云宅,冯嫂看到云言回来后,立刻惊喜的过来迎接:“小姐回来了,小姐回来了!”

“冯嫂,我好想你!”云言轻轻抱了下激动地冯嫂,怀念的说道。小时候她妈妈带她改嫁过来的时候,身体不好,再加上柳如是性格胆怯懦弱,一直是冯嫂细心照顾云言,云言对冯嫂的心情就像是自己的第二个母亲,自然是非常亲近。

“小姐,冯嫂也很想你。”冯嫂含笑着打量着亭亭玉立的云言,不住地念叨,“瘦了,瘦了。在国外吃那些半生不熟的东西怎么能补身体呢?小姐,冯嫂今天给你做些你爱吃的啊!你快进去吧,老爷和夫人已经等你很长时间了。”

云言嘴角的笑容逐渐淡了下去:“叔叔也在?”

冯嫂无奈的点点头,她虽然心疼小姐,但是她一个外人,对云家的家室并不好插手,只能在吃住方面给云言多照顾点。

云言已经又不好的预感了,她率先走进客厅,云洛阳和柳如是两个正坐在沙发上,看到云言到了,云洛阳立刻挤着笑脸迎了上来:“小言回来了?怎么从国外回来不回家住了呢?你妈天天念叨你,多担心你啊!”

云言朝他勉强的笑了笑,然后看到站在后面,红着眼圈望着自己的柳如是,鼻头一酸,扑进柳如是的怀里:“妈!”

“哎!”柳如是欣喜地搂紧云言,激动地不停抚摸女儿黑亮的长卷发,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!”

云洛阳热脸贴了冷屁股,没好气的说道:“哭什么,赶紧坐下说正事要紧!”柳如是身体一僵,放开云言,双眸躲躲闪闪的。云言奇怪的看着妈妈,顶着浓重的鼻音说道:“妈,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?”

柳如是为难的看了眼云洛阳,似乎很难开口。云洛阳冷哼了一声,慢慢踱步到沙发坐下,冷淡的瞥了一眼柳如是。柳如是打了个冷颤,拉着云言到沙发的另一端坐下,纠结再三,还是迫于云洛阳越来越冷厉的眼神,毅然决然的开口:“云言,之前妈妈在电话里跟你说过,你云叔叔的公司现在出现问题了吗?”

云言莫名其妙的点点头,柳如是紧紧握着云言的手,仿佛就像最后的救命稻草,艰难的开口:“这个公司倾注着你云叔叔好几代人的心血,你也不忍心看着你云叔叔的心血付诸一旦对么,言言?”

云言心中的顾虑越来越严重,疑惑的问道:“妈,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
云洛阳也被柳如是吞吞吐吐的话语弄得烦不甚烦,干脆放下茶杯,挑明说道:“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和楚氏集团联姻,使楚氏集团注资融入云氏,这样才能缓解云氏的融资问题。”

云言“噌”的一下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强烈的拒绝道:“不可能,我不会同意的!”

“不同意也必须同意!”云洛阳冷笑一声,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你没有反抗的权力!”

云言被这个消息炸的是满脑子一片空白,她慌乱的看着躲闪的柳如是,求证般的央求道:“妈妈,你没有答应对不对?这是我一生的幸福,怎么能够像个商品交易一样说卖就卖?”

柳如是怯懦的躲开女儿央求期盼的双眼,小声的劝说:“言言,嫁谁不是嫁?更何况楚氏集团财大业大,你嫁过去就是楚家的少奶奶,言言妈妈也是为你好......”

“呵呵。”云言难过的笑出声,不敢置信的看着柳如是,满眼都是破碎的心伤,她哽咽的说道:“妈妈,我真的是你的亲生女儿吗?从小他喝醉酒打我的时候,你就在旁边看着,根本没有阻拦,你身体弱我理解你,可是你究竟有没有为我想过?我孤身在外身上没有一分钱,甚至要喝水度日,你有没有想过给你女儿打过一通电话?哪怕只有三秒钟,问下你好吗?”云言越哭越伤心,她歇斯底里的将茶具全部扫到地上,愤怒的大喊道:“没有!你什么都没有做!你除了哭,就是哭!从来不敢出面维护我,一直都是我自己!现在就连我自己的婚姻,你女儿一辈子的幸福,你都不敢出面为她争取!”云言捧起满是泪水的柳如是,泪眼朦胧的逼问:“妈,我真的是你的女儿吗?”

柳如是听着女儿痛彻心扉的质问,早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可是她的自卑懦弱已经养成她丝毫不敢违背云洛阳的命令,因为她得靠着这个男人,因为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唯一的指望!柳如是狠狠地闭上眼,绝望地说道:“言言,就当妈求你这一次,妈就求你这一次!”

  • 举报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