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: 青春 学霸 爱情 时光

登录

用户名:


密码:

记住我

快速登录

第二十一章 情之一字最难解

作者:僵尸嬷嬷发布时间:2016-03-09 13:00 3033字

话说云言那头,挂了电话之后,继续和雷奥哈德闲逛。虽然她表情没什么明显变化,雷奥哈德却敏感的发现,云言明显有些走神了。 “宜良邀请的我啊,我们在一起守岁。”字字如刀,直戳心扉。云言一直知道任淼淼喜欢郑宜良,以前他们还没有分手的时候,她曾看到过默默地看着郑宜良去的任淼淼眼睛里的嫉妒和羡慕,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有多么可怜。而现在,需要在远处偷偷地看着郑宜良的人变成了自己,她走了三年,念了他三年。可现在只能默默看着郑宜良和别的女人一起守岁。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,她没有立场,更没有资格。郑太太,呵,不过是一个毫无价值的称呼罢了……

“云,你累了吗?”

雷奥哈德站定看着她。

云言虽然有些不好意思扫了兴,但她实在没有心情继续逛下去了。

云言点了点头,“雷奥哈德,我有些不舒服,我们改天再逛吧。”

“是因为那个电话吗?你的……丈夫他叫你回家吗?”

云言怔仲了一下,苦笑,“不是的,你想多了,我真的只是累了。”

郑宜良哪会主动给她打电话呢?他对自己避之不及。

“好吧,”雷奥哈德轻松的耸了耸肩,“美丽的小姐,请允许我送你回家吧。”说着伸出了一只手,做了一个完美的礼仪。

“噗嗤……”云言被他的样子都笑了。

“雷奥哈德,今天对不起,改天你来找我,我一定带你好好逛逛里安。”

“好的,”雷奥哈德宠溺地笑了笑,“我会来找你的,你可是我的向导啊。”

云言笑出了两个梨涡,“没问题。”

郑宜良正听着任淼淼的电话,却看见她才说了几句就被挂掉了,任淼淼不甘心地对着电话喂喂喂。

郑宜良顿时觉得会偷听的自己真是蠢得无可救药,云言应该正在和那个外国男人在外边鬼混呢,怎么会有时间关心自己。他捏着杯子的手指用力的发白。

任淼淼不甘心地抬起头,虽然云言那么快挂了电话,但是她肯定自己已经打击到了她。虽然任淼淼坚持不懈地讨厌着云言,但她却在云言对郑宜良死心塌地痴心不改这方面十分有自信。也许她自己都没认识到这一点。

她刚往前走了一步,却突然发现郑宜良不知何时正紧盯她。“啊……”任淼淼吓了一跳,“宜良……你,你怎么在这?”

郑宜良声音平静的毫无起伏,却比他发火时更加可怕。

“这是我的家里,我为什么不能在这?反倒是你,你应该离开这里了。”

“宜良?……别……”任淼淼慌了起来。

郑宜良依然面无表情,“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。”

“或者,你想让保安来带你走?”

任淼淼咬着牙,红了眼圈,“好。我走。”她匆匆抹了一把脸,小跑着摔上了门。

偌大的别墅里又只剩下了郑宜良一个人,他突然觉得更加烦躁。郑宜良住在高档小区,外面的鞭炮声听不真切,只能听个隐隐约约,却叫人更加心烦意乱。他看着冷冰冰毫无人气的别墅,顿时一点待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。

铃声掐着点一般突然响起,“宜良?干嘛呢?”

“什么事?”自从上次宴会的闹剧之后,郑宜良对楚谭的态度很微妙,这还是那天之后他们第一次联系。

“你肯定又是一个人在家吧?看你这么可怜,哥哥带你去喝酒喽。”

郑宜良微勾了勾唇,楚谭这通电话打的正是时候。

“五点半,老地方。”

郑宜良到的时候,楚谭已经在喝酒了。他穿了一件粉色的衬衫,苍白的脸上有一抹红晕,一双眼睛懒懒地半合着,有点妖艳,有点勾人。

“一杯蓝百合,谢谢。”

郑宜良坐到楚谭对面,对调酒师点了点头。

楚谭听到他的声音,眼睛立即一亮。他放下手里的酒杯,高兴道,“宜良,你来了。”

郑宜良嗯了一声,“大过年的你怎么不呆在家里,反而找我喝酒?”

楚谭眯眼笑了笑,“因为哥哥心疼你呗。”

郑宜良冷嗤了一声,“你觉得我会信吗?”

楚谭抬手,将杯里粉色的液体一饮而尽。他的声音有些无奈,“宜良啊,你小时候多可爱的孩子啊,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,难道岁月真的是一把杀猪刀?”

郑宜良懒得理他,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。蓝盈盈的液体带着百合的芬芳在他指尖打着旋儿,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发美丽。

楚谭静静地看了一会儿,突然开口说:“玉然今天来我家了。”

郑宜良看了他一眼,“她不是早就见过你父母了吗?这有什么可奇怪的。”

楚谭摇了摇头,“那不一样。今天是商量我们的婚事的。”

郑宜良惊讶了一下,“你这是结婚还是开玩笑?还打算换几次新娘?”

楚谭苦笑,“我那是为了谁啊?还不是为你出口气?”

“为我出气?为我出什么气?”

楚谭刚要张口说话,却突然想起面前这个人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。也是,郑宜良原来是个多阳光开朗的人啊,一笑连冰渣都能化了那种。要不是那场意外,哪会变成这么个冰山面瘫。都怪云言!要不是那个女人,宜良也不会发生意外。楚谭的眼神有些狰狞。

“商量婚事,然后呢,你同意了吗?”郑宜良有些疑惑,不明白楚谭想到了什么。但是他不想说,自己也不会问,索性转移了话题。

楚谭恢复了刚才的表情,“玉然是个好姑娘,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。可是……”

“我不想这么急,但是玉然不能理解。她说我变了。”

“我以前玩的那么high的时候,她都没管我,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说什么她都不信,一直跟我闹。”

郑宜良念着从小到大的情意,想要开口劝他两句,却想起了自己一团乱麻的婚姻,顿时没了兴致。他拍了拍楚谭的肩膀,朝他举了举杯。

楚谭苦笑了一下,“Allen ,再来一杯红粉佳人。”

调酒师的手法如同魔法般绚丽,酒杯在他手里跳着舞。喧闹的酒吧,华丽的灯光,一切喧嚣仿佛都已经远去,所有的喜怒哀愁都化作了杯中酒,滑过胃,划过心头。

何玉然这几天心情十分不好,几乎要维持不住多年的大家闺秀的面具。原因当然是楚谭。

从楚谭突然一时兴起跟云言来了场订婚开始,她就有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。女人的感觉,往往是无往不利的利器。

楚谭嘴里说着替郑宜良报复云言,何玉然是不完全相信的。郑宜良和云言的事,她也听说过一点。无非是云言甩了郑宜良自己到国外逍遥快活去了,而郑宜良伤心失望之下出了意外。其实她可以理解楚谭为了从小长到大的兄弟报复云言,却不明白,为什么楚谭要答应那场订婚。他明明有许多别的更好更有效的方式,却偏偏选择了这个把自己也搭进去的办法。虽然最后被自己给搅和了,可何玉然心里还是不舒服。总隐隐觉得有种事情脱离了掌控的感觉。

果然,那天她去找楚谭,她看到了什么!楚谭居然在看着云言的照片发呆!而脸上是一副少年喜欢上一个人却还没开窍的表情!

何玉然几乎忍不住心里绝不的愤怒,想直接把那张照片撕成千八百片。

可是她不能。她之所以在楚谭心里还有一定地位,就是因为她的温柔大方,善良体贴。她绝对不能破坏自己在楚谭心里的形象。

“玉然,怎么出来玩也不见你开心啊?最近又跟楚少闹什么矛盾了?”

身边小姐妹的问题让何玉然回了神,她今天是出来泡温泉散心的。不过,想到这些,她温泉也泡不下去了。何玉然匆匆出了温泉池,向外面走去。“告诉小微,我先走了,改天我请客,你们都来。”

“哎哎……”身后的那个女人叫了何玉然几声,得不到回应,不由撇了撇嘴,真当自己是楚少的未婚妻呐,八字还没一撇呢,哼,嚣张什么!

何玉然回到了自己家,看着手机里任淼淼这个名字,露出一个冷笑,哪还有一点往日温柔大方的样子。

有些事不能由她亲自出面,但是没关系,蠢得要命的人总是有很多,手机里这个不就是?从前她觉得任淼淼太蠢,不屑和她来往,如今却觉得她还是有点用处的。

既然有着共同的敌人,那为什么

不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呢?只要有她在,她绝不会让云言那个贱人得逞的。楚谭,只能是自己的。

何玉然可以不介意他花天酒地,可以不介意他贪鲜爱玩,反正那些人不过是些玩物,对她的地位够不成任何影响。但是,她绝对不会允许,楚谭爱上一个别的女人,也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成为自己的绊脚石。否则,别怪她心狠手辣。

嘴角露出一个阴毒的笑容,她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手机,拨通了任淼淼的电话。

  • 举报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